金莎娱乐 > 外国军情 > 盘点美国2017年军火出口情况

原标题:盘点美国2017年军火出口情况

浏览次数:126 时间:2019-11-30

  参考消息网7月19日报道 近期,美国与欧洲盟国的关系可谓龃龉不断。特朗普一边打着贸易战旗号持续向欧盟和加拿大等国施压,向上述国家强征钢铝关税;一边向北约各国领导人送去“催款信”,逼迫欧洲国家提高防务支出。同时,特朗普还在积极向外国推销美国武器,试图从盟友那里“榨取”更多军火美元。不过,在美欧关系日渐紧张的今天,特朗普的如意算盘恐怕很难如愿实现。据美媒报道,在近日的范堡罗航展上,美国与一些曾经“最亲密的盟国”的防务合作关系,已经悄然出现裂痕。

参考消息网12月6日报道自从以振兴美国经济和军力为己任的特朗普上台以来,美国在外交活动中屡屡“推销”其生产的武器装备,特朗普也将与盟友达成的多笔军火大单视作自己的显赫政绩。如今时间已近年终,也到了盘点美国今年军火出口成绩的时刻。据近期美国国防安全合作局发布的消息称,按照目前的统计,2017年美国军火公司共向国外输出了价值约419.3亿美元的军火。相较2016年的军火输出额有近20%的增幅。闻知此讯的特朗普想必松了一口气,感到靠军火输出提振“美国制造”的努力总算得偿所愿。那么,这笔高达420亿美元的军火大单由哪些武器出口项目和订单构成?庞大的军火订单背后又蕴含着怎样的现状与趋势?且听笔者为您一一道来。 既然是盘点,我们就首先看看美国今年对外军火输出的具体构成。由于美国的对外军售和国际防务合作对象广泛,武器输出类型也多种多样,并不局限于简单的“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贸易模式。根据美国国防部国防安全合作局公布的资料,目前美国的对外武器贸易共有3种模式。 第一种,即传统的政府间武器采购。在美国国防安全合作局的审批和监督下,外方提出采购清单并出资,然后由美国军火公司根据美国政府审定批准的订单,接受资金并进行生产。在此过程中,美国政府的监督机构对于武器出口的具体种类、购买数量、交易金额和交货进度等内容均进行严格控制,以确保军售过程符合美国的利益和技术安全。同时,美国政府也标榜此类军火输出不谋求商业利润,而是着眼于政治和防务关系。这与通常的商业性军火交易有较大差异。 除了上述“你掏钱,我办事”的军火输出模式外,美国还有一种对外武器贸易模式名曰“对外军事援助”。这种武器出口模式的流程与前述方式类似,但出资方是美国政府。在“对外军事援助”项目中,美国政府约定向受援国政府提供一定价值的援助金额,但这笔专款只能用于采购美国制造的武器装备,并且也需要经过前述的美国政府审核流程。这种模式既提高了美国对外军援效率,也给美国军火公司提供了更多订单,可谓一举两得。此外,美国政府的军火输出模式还包括其他受到国会和政府特殊授权的武器出口项目,这些项目的具体要求和流程都由专门的授权法案来决定。

  据美国《防务新闻》近期报道称,部分欧洲国家和加拿大政坛上近期出现以军贸“反制”美国强征关税行为的“不和谐之声”。由于自认在美国的贸易战中受损,加拿大就可能重新评估其未来战斗机竞标项目,转而寻求向美国以外的其他国家求购战斗机。而美国制造的F-35和F/A-18战斗机原本被视为这一项目的中标热门机型。正在求购新型战斗机的比利时也出现类似的倾向。此前,比利时拟在F-35和“台风”战斗机之间选择新型战机,作为四代机的F-35中标希望极大。然而,由于美国对欧洲在经济和防务议题上的持续施压,比利时似乎也在重新考虑购买F-35的问题。此外,此前一直希望向德国推销F-35战斗机的努力,也随着德国战斗机采购项目的方向转变而告吹。

金莎娱乐 1

  在以F-35为代表的美国战机受贸易战影响,纷纷被客户“看衰”的同时,急于发展新一代欧洲战斗机的法德两国却在“蠢蠢欲动”,希望能借机劝说欧洲盟国参与到法德联合推动的第六代战斗机研制项目中。部分力主加强欧洲防务合作的专家就表示,比利时应果断舍弃F-35,转而选择采购欧洲自主研发的战机项目。一位曾在法国国防采购部门任职的前官员更是直言,进口F-35(对比利时来说)并非是“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法德两国也对欧洲盟国参与新一代战斗机研发项目抱有开放的欢迎态度,试图推动更多欧洲国家参与到欧洲自主研发武器的进程中,减少对美国的军事依赖,进而抵消美国武器损害欧洲国家“战略自治”的不良影响,以及对欧洲科技和军工产业的“消耗”。

金莎娱乐,图为美国向多个盟国出口的F-35隐形战斗机

  除了可能使潜在的盟国客户“拒买”F-35外,美欧贸易战还可能给美国军工产业造成一定负面影响。由于美国与欧盟国家、加拿大和墨西哥等国贸易关系密切,在许多关键工业部件领域已经实现国际分工,因此美国每年都要从上述国家进口大量的钢铝材料和其他部件。随着美国强征钢铝关税的措施付诸实践,使用欧洲或加拿大制造的零部件的美国军火公司,也面临着产品成本上浮和供应链中断等风险。虽然目前波音公司和洛马公司均表示,目前的关税政策对军工生产的影响较小,两家企业也在积极寻求向美国国内零部件制造商订购产品,但目前尚不明朗的贸易战格局,随时可能加剧美国军工企业面临的困难。如是,则包括F-35在内的一系列武器的生产都会受到影响。

在2017年美国军火输出总额中,由外国政府出资的政府间军事采购总额为320.2亿美元,对外军事援助总额为60.4亿美元,其他武器出口项目的金额则为38.7亿美元。从构成上看,有近80%的武器出口项目是美国可以获得贸易实利的。值得注意的是,据美国《防务新闻》网站报道称,与往年将本年度全部军火订单计入军售总额的方法不同,今年的军火出口总额只算入目前已经确定和交付的订单金额。由此可见,今年美国军火出口的成绩确实相当可观。 在算完美国今年军火出口的实际收益后,我们再来看看这些军火都流向了哪些地区。据美国国防部网站和《防务新闻》网站发布的消息,在总价值420亿美元的出口武器中,有约220亿美元的武器流向了中东和中亚地区,价值约79.6亿美元的武器流向了印度-太平洋地区,价值73亿美元的武器流向欧洲,另有价值6.416亿美元的武器流向美洲,价值2.486亿美元的武器流向非洲。 从武器出口流向分布可以看出,中东、亚太和欧洲是美国对外军火出口的3大重点地区,占据了美国对外武器出口额的90%以上。其中仅向中东地区的武器出口额就占到出口总额的半数以上。这一现象表明,尽管美国近年来着力于将战略重点向欧洲和亚太地区调整,但中东地区仍是其军事输出和防务合作的首要关注点。无论是援助打击极端组织的各方力量,还是对中东地区的盟友和伙伴国输出高技术装备,都在美国的对军火输出中占据了相当大的份额。同时,以沙特为首的海湾地区的各“土豪”国家,也通过大量购买美国武器,一方面加强了自身军力,另一方面借机向美国捐纳“投名状”,以此拉进与美国的安全合作关系。 而美国对于欧洲和亚太地区的高额武器出口,则体现出美国与其传统盟国继续维持紧密的防务关系的态势。作为在防务政策和武器供应上一向倚重美国的北约各国和亚太地区的日、韩、澳等国,其主战武器装备已经与美军现役武器系统“接轨”,由此形成了对于美国武器的持续刚性需求。而对美国来说,此举既可以获得巨大的军火订单和贸易额,也由此实现了美国与各盟国装备体系的一体化,对于巩固美国的各个军事同盟关系有积极作用。 此外,在美国对盟国的武器输出项目中,F-35隐身战斗机的联合研发和出口项目占据了很大比重。F-35项目不仅是美国武器输出的“火车头”,也是美国与盟国在军工技术和贸易合作方面的典范。借由共同研发F-35战机,美国实现了成本分摊并增强了自身主导地位,各盟国则以较小代价获得了新一代战机的技术。因此,实现互利共赢且耗费巨大的F-35战机出口项目,将会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成为美国对欧亚地区盟国的武器出口的“龙头”。 从目前美国的军事政策和武器出口形势来看,与欧亚各盟国的长期军事技术合作和贸易不会中断,中东地区的大订单也因沙特、卡塔尔等国提出的巨额武器采购计划而获得保障。因此,美国的武器出口额有望在2018年继续保持今年的高增长势头。这算是在实现特朗普对美国军工产业寄托的“振兴美利坚”的厚望吧。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外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盘点美国2017年军火出口情况

关键词:

上一篇:【金莎娱乐】前苏联加盟国总理接受俄媒采访 称不会谋求加入北约

下一篇:美退出伊核协议制裁伊朗 重压下伊朗或“破罐破摔”【金莎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