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莎娱乐 > 中国军情 > 分析:中美太空合作仍是喧嚣的政治议题

原标题:分析:中美太空合作仍是喧嚣的政治议题

浏览次数:119 时间:2019-12-01

  看来,一个“沃尔夫”退休,更多的“沃尔夫”可能还会站出来。

  美国“太空新闻”网站称,尽管美国在同中国展开合作方面心存芥蒂,但欧洲和俄罗斯已将中国视为越来越有吸引力的合作伙伴。中俄之间的太空合作自不待言,欧洲国家也已在重要的太空项目上同中国展开积极合作,如“伽利略”导航和定位系统。美国防止中国获得先进技术的努力,可能被中国同俄、欧之间的合作所突破。

  本报北京1月12日电

  沃尔夫与卡尔柏森认为,美中太空合作将为中国获取美国的先进技术打开方便之门。去年10月,美宇航局局长查尔斯·博尔登访华前,两人就曾公开要求博尔登取消行程。在今年5月3日的听证会上,卡尔柏森威胁称,如果奥巴马政府固执己见,将严重危害“未来宇航局和白宫科技办公室等部门的预算”。

  也许美国国务院此举确实代表了美国政府某些新的考虑,但分析人士指出,要确实推进中美航天合作,还有很多困难要克服,路还很长。首当其冲的是美国制定的阻止中美航天合作的法律。为限制中美军事交流,美方出台了饱受诟病的《2000财年国防授权法》及其“迪莱修正案”,限制了十几个领域的中美军事合作。在航天领域,这类法律禁令更多。

  这次听证会能举行,“得益”于5月3日美众议院拨款委员会商业、司法和科学分委员会举行的听证会。美国“太空”网站报道,在5月3日的听证会上,分委员会主席弗兰克·沃尔夫和另一位共和党众议员约翰·卡尔柏森,几乎同接受质询的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主任、总统科技顾问约翰·霍尔德伦吵起来。在沃尔夫等人看来,奥巴马政府推动与中国进行太空合作违反了法律禁令。4月下旬,在国会批准通过的拨款法案中,由于沃尔夫等人的坚持,增添了禁止美国同中国进行太空合作的两条:美国宇航局和白宫科技办公室“不得使用联邦资金同中国或中国所属公司就太空项目进行任何方式的合作或协调”;“禁止宇航局接待任何来自中国官方的访问人员”。

  此后,任何一个从美国航空航天局打出的电话,目标地不会有中国,该局也没有再出现一个中国官方或有官方背景的访客。2011年5月,美国“奋进”号航天飞机执行最后一次飞行任务前往国际空间站,机上搭载有中国科学家付出心血的磁谱仪。因为“沃尔夫禁令”,该局取消了已经承诺给予中国媒体记者的采访通行证。2013年,该局艾姆斯研究中心举行开普勒太空望远镜项目会议,但禁止中国研究人员参加。

  不过,反对中美太空合作的意见依然有广泛市场。《华盛顿邮报》曾评论称,中美在太空中的关系充分反映两国在地表上的关系:一个依然占主导地位、但日显颓势的超级大国,正面对着一个新兴且信心满满的对手。太空技术作为军民两用技术的固有属性,更令一些美国人认为,中国将利用从美国获取的技术来强化本国的军事力量建设,从而抵消美国的军事优势。

  但这一幽灵没有那么容易消失。12月上旬,中国嫦娥三号登月,有美国媒体称此举或将给美国航空航天局带来麻烦,因为嫦娥三号降落时很可能使月球表面升起一股明显的尘团,可能会使美国正在进行的“月球大气层和风尘环境探测器”的研究结果出现偏差,也可能会激起“政治尘土”。12月下旬,奥巴马签署《2014财年国防授权法》,要求美国国防部在法律生效180天之内提交评估美国在航天控制系统与其他国家存在的差距及其风险。美国航天政策分析专家艾力克斯·罗西诺认为,毋庸置疑,此举是中国在探月工程成就中展现的全球指挥控制能力,让美国国会和国防部“半夜惊醒”。此外,该法没有取消此前对中国的禁令,反而增加了一条。该法第936条规定,该法所划拨的任何资金不得用于同中国和中国控制的任何机构进行任何网络安全方面的合作。

  尽管美国政坛内部对中美太空合作有很多争议,但奥巴马政府正积极推动两国合作项目的实现。2009年11月,奥巴马访华发表的中美联合公报中明确指出,“双方期待本着透明、对等和互利原则,就航天科学合作加强讨论并在载人航天飞行和航天探索方面开启对话。” 

  本届国际空间探索论坛由美国国务院主办,国际宇航科学院承办。包括中国、俄罗斯、日本在内的30多个国家的航天机构代表团和特邀嘉宾与会。会议议题包括太空飞行中人的因素、机器人项目的科学目标、技术因素、私营企业的地位作用、全球合作、空间站等6大议题。美国高官白宫科技政策办公室主任霍尔德、国务院常务副国务卿伯恩斯分别在会上致词。

  中美都在探讨推进太空合作

图片 1 现实中的美国航空航天局NASA

  美国华盛顿大学太空政策研究所专家阿兰内·克鲁利科夫斯基称,太空探索中的国际合作已成世界潮流,国会的此类禁令显然不合时宜。即使在30多年前的冷战时期,美国同苏联还实施了“联盟-阿波罗”计划,两国的“联盟”号与“阿波罗”号飞船在轨道上对接。冷战后,美俄在建设国际空间站方面也展开了广泛合作。

  刚过去的周末,关注推进中美航天合作的人士又舒了口气。9日,我国航天局局长许达哲在华盛顿表示,美国邀请中方参加第二届国际空间探索论坛,展现了积极信号。加上年底令航天界拍手称快的好消息:百般阻挠中美航天合作的美国国会议员弗兰克·沃尔夫12月17日宣布退休。可以说,现在中美航天合作出现了一些积极迹象。但分析人士认为,美国的有关法律障碍不破,部分美国人的冷战思维不丢掉,中美航天合作的前景将仍难言乐观。

  在“神舟”载人航天、“嫦娥”探月工程、“天宫”空间站、“北斗”导航系统等诸多太空项目推动下,中国逐步走向空间大国。与此同时,美国也掀起了以“重返月球”和火星探索等领衔的太空项目。中美两国在太空是合作,还是竞争?对美国人来说,这是一个复杂且难以回答的喧嚣政治议题。

  相关法律禁令的背后是部分美国人士那比冷战更冷的思维模式。美国《2013财年国防授权法》出台后,美国航天政策专家弗里泽表示,美国卫星出口改革的僵局与一个恶魔有关,那就是1999年出台的就像“吸血鬼”一样的《考克斯报告》,报告中疑神疑鬼的分析得出了近乎歇斯底里的结论。弗里泽还称,“反华妄想狂幽灵已一去不返了”。

  本报特约军事观察员 赵传衡

本文由金莎娱乐发布于中国军情,转载请注明出处:分析:中美太空合作仍是喧嚣的政治议题

关键词:

上一篇:习近平一周三提国家安全 历时五个月国安委正式运转

下一篇:安倍新年感言谈修宪 称要夺回强大日本金莎娱乐: